1)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贼配军_赝太子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馀章府

  “杀!”

  刀枪剑盾冲撞在一起,掀起血喷,刺斩劈戳交错,不时有人惨叫落下,跌在地下,刹那一片浸透土地。

  眼前一空,贼军再度退去。

  指挥使马石喘息着,眼前城台处,横尸到处,流动的血浸透了城砖直渗下去,城下更是尸体堆成个小坡。

  “这样还能撑几次?”马石环视左右,亲随本来过百,现在都折了一半,人人都带着伤痕。

  “但也没有办法。”

  要说完全没有恐惧是假,但拼杀到现在,还能降么?

  更不要说,后方家族。

  马石只一闭眼,就看见了累累大小七十余颗首级――闾关守将史名时一旦背叛,朝廷毫不迟疑,立刻抄斩满族。

  老人,女人,还有不足十岁的孩子,尽都诛杀,悬首示边。

  不仅仅如此,金波府郭振衣闻兵而来,吓的弃城而逃,才逃了一百里,就被皇城司锁拿,并且无需审判,剥去官衣拉到街头立刻诛杀,悬首示边。

  而卢陵府知府林道深和杨名路率军民战死,立刻圣旨旦夕而下,追谥文烈,武功伯等号,其嫡长子立刻授五品,听候朝廷任用。

  其下各个文武官员,也不厌其烦,一一追谥且荫庇其子为官。

  如此雷厉风行,朝廷态度很明朗和坚决。

  为国殉死者美谥之,恩泽其子。

  抛城者,诛杀。

  降贼者,灭门。

  “罢了,就为国殉死罢!”马石喃喃,若有所失,话未完毕,突然之间号角声传出,响彻了上空,马石一怔。

  “还没有到午,敌军为什么收兵?”

 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诈计不成?

  马石往城下看去,却见攻城的应兵如潮水一样退去,却是不似有诈。

  知府姜斗匆忙赶到,看了情况,如释重负,眯着眼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无人答话,众人看去,阳光下,旗帜林立,每块旗帜下,渐渐收拢兵员,步骑肃然列阵,军纪仍是森严,没有一丝的喧哗,散出股摄人的威仪。

  姜斗也不由受慑,喃喃:“魏之精卒”

  不管怎么样,暂时收兵,就可修整,只见城墙上下,到处是尸体,还有一片片血泊,不时传来没死的伤兵痛苦的呻吟,看着眼前这一切,马石胸中一阵恶闷,深深呼了口气:“如此惨烈……大人,我们怕得将更多选练民卒派上去了……”

  自己带的兵,几乎折了一半了。

  姜斗却没有同理心,他是士大夫,哪怕忠心为国,却天生和兵腿子不同,只是看着下面战场寻思。

  一阵冷风扑进,姜斗突然想到些,略嫌清癯的脸上泛起了红光,喃喃:“难道是……”

  “怎么了,姜大人?”

  姜斗声音不高,听去却十分清晰,马石不由侧目。

  姜斗更是徘徊,良久,眼睛一亮,指着下面:“马大人,我看,防御的话,说不定不要太担心……”

  “哦?”马石诧异的应了声,接过亲兵给的烈酒,半壶洒在了伤口,半壶就“”饮了,抹了一把嘴:“怎么了,你想到什么了?”

  姜斗用扇柄遥遥点了点前面,肃容:“朝廷让我们抵御贼军,也不是全无交代。”

  “虽然没有明说,但其实部署可见。”

  “朝廷采取的是铁桶战术。”

  “要是贼军久留城下,怕是走不了呢!”

  姜斗毕竟是知府,还是能看出些部署,马石愕然注目姜斗,见姜斗一脸肃穆,不像是开玩笑,不禁缓缓说:“走不了?那现在贼军就要走了?”

  “我是希望如此……”姜斗神色有点忧郁:“我府是一堵硬墙,但是贼军硬碰头也能冲破,只是这样就逃不了多远……”

  “与国家来说,我地得失并不重要”

  “只是对我们来说不一样……”

  “这些话,本不应该我说,只是你我共生死一场,却也不必太忌讳了……”

  马石也不是白痴,立刻明白了,无论自己这城破不破,结果对朝廷来说,都没有多少区别,但自己满城军民,却是生死存亡。

  请收藏:https://m.gddlt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